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内正文

书记,小先生刀兵过_第A08版:国内新闻_2018年10月12日_大连日报数字报_大连...

四川美食 2018-10-12 08:05:14

人民文学出版社

老藤著

一部以辽河口绿苇红滩为背景的百年史诗画卷,一部近代以来湿地社会民俗的百科全书。

两人一前一后回到酪奴堂,王明鹤在脸盆中洗过手,然后一字一句地说:“治中,你不可参与到此事中来,一切按你们规程去办,在子虚一事上要置身事外,切记!”马治中心中热浪翻滚,他知道这是先生在保护自己,身份所定,一旦自己在野龙之事上感情用事,岂不成了通匪之人?他看到先生神情冷静,便点点头,与先生告辞。

马治中连夜去县里向戚书记汇报野龙的事。戚书记很兴奋,说他已经接到了冷松的报告,能抓住野龙是工作队一大成绩。戚书记说他在九里时就知道玉虚观,他本想早点拿下这个道观,只是没有倒出空儿来,这一回正好可以彻底解决玉虚观的问题,他决定明日一早,亲自带一个班的战士去抓捕野龙。马治中想连夜赶回,被戚书记留住了,说深夜走路不安全,要他明天随剿匪队伍一同去九里。

住在县政府简陋的招待所里,马治中辗转反侧,无法入睡,戚书记要彻底解决玉虚观的问题,玉虚观要解决什么呢?凌晨,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:土地!九里没有地主,而玉虚观却有几垧地,若是按政策划分,这些庙产够标准了,难道说对玉虚观早有了解的戚书记发现的是这个问题?他感到事情有些复杂,玉虚观就止玉和子虚两人,有这么多地显然不符合政策,戚书记是个信仰坚定的干部,在他的视野里土改不会留死角。

次日一早,戚书记带着十个战士骑马直奔苇地深处,马治中也随队前往。靠近玉虚观时,有几匹战马不知何故嘶鸣起来,戚书记拔出手枪下了准备战斗的命令。

这时,玉虚观的山门开了,一身皂袍的止玉迎出来,向来者颔首示意。戚书记厉声问:“野龙在哪里?”止玉问:“什么野龙?”戚书记说:“就是那个叫子虚的道士。”止玉“哦”了一声,平静地说:“子虚去云游了,清晨刚走。”戚书记将手枪插入枪套,转身对马治中道:“这场雨耽误了战机。”一个战士问:“是不是进去搜搜?”戚书记摇摇头:“我们不是傻子,进去搜查岂不是让这位道姑耻笑。”他对马治中道:“你带两个战士留下问问情况,我去九里找王先生。”说完,看了看玉虚观山门的斗拱,转身上马离开了。

戚书记和王明鹤的见面多少有些不快,因为戚书记怀疑是王明鹤隐藏了尉黑子和野龙。王明鹤端坐在桌前像以往一样不卑不亢,春旺泡了茶,是平常待客的蓬蕽茶。戚书记端起茶碗,喝了两口,抬头看着王明鹤问:“尉黑子跑了可以理解,恐怕随主子去了锦州,惯匪野龙能跑到哪里去呢?整个东北都解放了。”

王明鹤右手食指中指在桌子上踱着步,故意慢了半拍道:“野龙以前的事我不知晓,我和他打过交道,找他帮忙除掉了占据玉虚观的日本开拓团,保护了九里不被侵占,之后他就到玉虚观当了道士,改名子虚。”戚书记摇摇头:“小先生不知,野龙身上有累累血债啊,不要以为放下屠刀就真的立地成佛了,不中!我们要替那些无辜丢命的人讨还公道。”王明鹤却不认同:“难道只有杀头才是好办法?让他用余生赎罪不行吗?”

戚书记表情严肃,语气很冷地道:“政策是烧红的铁条,谁也破不得,无论是谁。”戚书记缓了语气,“我了解王先生,我只是担心王先生敌友不分,上了坏人的当。”王明鹤示意春旺为戚书记添茶,春旺端着茶壶手抖得厉害,王明鹤接过茶壶,稳稳地为戚书记茶杯中注入茶汤。然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。戚书记有些沉不住气,问:“小先生怎么不说话?”

139

参与评论